浦东新区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梦清儿再别康桥随想

发布时间:2019-07-13 17:44:59 编辑:笔名

轻轻的你走了

结束了一个人的寒凉

流年经不起别离

画一副丹青

葬在我的繁华里

那儿时的上海滩

浪涛不经意的离别

泪光里的小天使

在我的心头荡漾

城门的老树根

痛断流年的肝肠

十月的雨天

满载下一生的凄凉

我不能呼吸

那路灯下的花坛

不是思念,是哭泣

记录在脑海间

沉淀着不能原谅的

苦难

年少?泪光中挥手

叹几曲别离的笙箫

满载一船忧愁

在寂寞流年里高歌

但我不能高歌

思念是来世的永恒

在我的心头筑下

沉默才是我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一杯淡茶,一弯孤月,一缕清风,一寸柔情,细细品味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恍若是心中那一阵久违的熏风,携来遍地规律跳动的音符,像淘气的珍珠子四处弹跳,遣走了曾经迷失在风里的忧伤。轻轻启唇,静心品读……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

空灵晚照,斜阳里倾洒满地柔和的余晖,仿佛照亮了你眉心的一点牵挂,你静静的徘徊,又徘徊,徜徉在康桥迷离的晚辉,脚步划过岁月的痕迹,你曾经轻轻的来,悄无声息,又在岁月的痕迹里,划上你不舍的句号。让眷恋久久弥留在心间,似忧伤,不似忧伤,唯有心底一声低叹,轻淡如飞烟般掠过晚空,只留记忆在风里低低诉喃,让斜阳望着你形单影只的徘徊。

一抹孤影,纤然窈窕,如尘风里一丝青绿的柳枝,烙在你的心头,困在你的心房,你撵不走它的印记,因为它早已深深嵌在你心里。曾经的康桥,从前的美丽,于荏苒时光中依旧清晰,幻想初见时的清丽容颜,如天际烟霞般明媚柔婉,那回眸时的无声浅笑,那低头时的温柔娇羞,恰似昔日里初绽的清水莲花,你多想将它采撷而归,让它的芬芳唯己独享。

河畔杨柳依依扶风,似夕阳里盈盈浅笑的新娘,昔日倩影,宛如伊人在水一方,波光潋滟,艳影浮动,搅乱心中一池春水。柔情似水,佳期如梦,你真的甘愿做一条水草,在悲情的清波里,与丽影一生缠绕,求一世天长地久……

佳人低眉含笑,你的缱绻流连,终成了岁月的一抹印记,慢慢淡却在时间的长河里,于是你轻轻的招手,潇洒又惆怅,一声无奈,作别留痕的幸福。“桃花依旧,伊人不见。”纵有千缕情思、万分留恋,你只能挥一挥手,作别那片西天的云彩。

“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月色淡淡,夜风徐徐。若隐若现的清姿丽影,飘荡在满是眷念的尘风中,温婉的她,走走停停,一顾回首含笑去,终在心坎烙成伤。她柔美的舞姿花笑,穿越万水千山,穿透沧桑岁月,风月星尘皆阻挡不了,她依旧迈入你的心房。

你仓惶,忧伤,后洒脱,而奔放。康河水清浅,潺潺如山泉,你渴望纵情放歌,轻风随意与你而和,一唱一和,让忧伤淡淡退去,唯留一心洒脱。可望而不可即的遗憾,你叹息后选择了驶向彼岸。

有爱的地方,有梦的康桥,成了你眷念的天堂,你没有放弃,寻梦,幻想撑一支长篙,悠然划着,浆下荡漾的清波在斑斓星辉中熠熠闪烁,灯火阑珊的尽头,是你一直渴望驶向的彼岸,佳人在那里,梦在那里,自由亦在那里……

“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静夜悄然,只有夏虫低低诉喃离愁,放歌欲不能,现实如此静谧压抑,你如何洒脱得起来?幻想终是幻想,回归现实后却是满身离愁忧伤。隐隐约约中,恍若风里传来几声低低呜咽,笙箫低回缱绻,也似在诉说离情别绪,泣别,泣别,惹来满心惆怅。

落花不再,唯有你遗世独立,于静夜的康桥上负手叹息,满腹眷恋寄予清波明月,夏虫也愿意为你沉默,聆听你迷失于寂寞里的倾诉。一身心事,穿越康桥,为爱,你甘愿承受痛苦中的沉默,让沉默晕染无边静夜,蚕食你孤寂清冷的心房。

明月不谙离恨之苦,独立康桥,唯有将思念离愁寄怀黑夜。往事回首终成梦,一声叹息顾今朝。花开也会落,风起终会无,曾经的美好终要遗落在记忆深处,你还是要悄悄的,走了。正如你曾经悄无声息的来,如此潇洒,也应这般悄悄而去,潇洒而归。于康桥中,你如凤凰涅盘,得以重生,已无须,再带走任何一片云彩……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树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树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缓解前列腺炎从自身做起
昆明治疗癫痫的研究院哪家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