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有这样一段友情

2018-09-15 11:57:06

从未想去忘记,或尘封这段友情,尽管带给我的只是无休止的思念与愧疚。一段纯洁的友情同一段纯洁的爱情一样,值得人去用一生珍藏,回味。

夏阳在南,我在北,远隔千山万水。一个乍暖还寒的季节里,我与他相遇在天津的一家小厂中。他人如其名,热情奔放,而我,含蓄内敛,少言寡语。两个性格迥异之人,偏偏就一见如故,且大有相见恨晚之势。在局外人看来,这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也或许是“磁场效应”吧。

夏阳的每一天都是快乐的,脸上始终挂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他的快乐感染着厂里的每一个人,于是大家就送了他一个好听的绰号:快乐机器。

“快乐机器”时刻伴在我左右,久而久之,夏阳,还有好多工友,都说我比刚来时话多了,而且也爱笑了,但我对这些微妙的变化却浑然不觉。其实,一开始听到他们这样讲,心中还有些气愤,谁知道是对我嘲讽还是欣赏,我不相信人“天生”的本性会改变。然又转念一想,有这样一台不知疲倦的“快乐机器”如影随形,在木的人也会为之所动。人什么都可以拒绝,但不能拒绝快乐,别人的,自己的。

也难怪夏阳还有工友们会有这样的看法,我虽有些内向,但还不至于连笑都不会笑。自从与青梅竹马的恋人分手后,我仿佛真的忘记了什么是笑,怎样去笑?这也是我唯一没有对夏阳吐露的秘密。我不讲,他也不问,只是有事没事不厌其烦地逗我开心。说实话,有时真厌烦他如此,甚至有一次还失口说他无聊,让他“郁闷”了好一阵子,可一日不见他的笑脸,不闻他的笑声,却又觉得少了那么一点什么似的。

一直到五一节的来临,我的这个秘密,这段如孙楠一首歌中唱到的,“开始的很美丽,结束的没道理”的爱情故事,才有了第一,也是唯一的一个倾听者。

无独有偶,夏阳与昔日恋人都是五一节的时日。本想一个人躲在宿舍里静静地看书,来打发这个曾是甜蜜温馨,今却让人黯然神伤的日子,但又恐夏阳心中不快,毕竟这是我们相识以来过的第一个生日。更何况放假前的晚上,他又一次同我商量起了他的,尽管只有一天的节日计划。他讲,既然是他的生日,就由他做东,让我只管尽情的陪他玩个痛快,好好的享受这个难得的放松时刻。瞅他那兴奋劲,不可能再找借口拒绝了,而且白吃白喝白玩,何乐而不为呢?

那天,我们俩走马观花般的把天津城“最繁华,最好玩”的地方逛了个遍。大都市的风采彻底征服了两个乡下的毛头小伙子,也征服了我们的双腿,坐进厂子附近那家平日里常来解馋的,洁净的小餐馆里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

也就在那个只有我们俩人的“生日party”上,我把积蓄已久的满腹牢骚与憋屈,一股脑的倾泻了出来。这也正是我之前担心的,怕搅了夏阳的情绪,可三两杯酒入肚,不善饮酒的我便管不住自己的舌头了。我想这不只是酒精的作用,主要对面坐的不是别人,是夏阳,是一台“快乐机器”。所以,其间他才不打断我,只是静静地听我絮絮叨叨的诉说,一杯接一杯的陪着我喝,以至于我俩走出餐馆时,街上已是冷冷清清。两个不胜酒力的家伙,在昏黄的路灯中,更是步履飘摇。

从那晚起,我似乎一下子变得开朗了许多,整个人由内而外从未有过的轻松。真得要好好谢谢上天,将夏阳推到身边,让我重新认识了生活的美好与希望,若不然依我的个性,天知道会何时走出失恋的阴影。

次年,我们又相约去了那家小厂做工,可时间不长,由于种种原因,我无法再继续我的打工生涯了。那天,夏阳送我到车站,我说这一别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他笑笑说,不是还可以写信,打电话吗,又说反正顺路,只要他回家的时候,如果时间允许,一定会到我这儿玩上几天。听了他的话,不禁欣然一笑,与他挥手而别。

时光飞逝,一晃三年而过,夏阳仍旧在天津打工,我们的友情非但没有被距离与时间冲淡,反日渐深厚。夏阳也没有食言,三年来只要有机会,便会到我这儿小住上几日。相比之下,我却从未去探望过他的家人,每次话到嘴边都又咽了回去,这也成了我的一个心结。我不想用太远,没时间,或诸如顺路时之类的理由(尽管确实如此)来掩饰,也许本就不该产生这种想法。

夏阳的每一次到来,都会让我兴奋好长一段时间,真的是“距离产生美”吗?这台“快了机器”也备受家人的欢迎,然而就在我与家人翘首期盼着,下一个相聚之日即将到来的时候,夏阳突然间音讯皆无,似人间蒸发了般。我一连往厂里去了数封信,但全如石沉大海,又一次次给厂里打电话,可每次电话那端的人都说不知道这个人,再打时,对方一问是我,就立刻挂断。

带着种种疑问,我给夏阳的父母去了一封信,这倒是很快便被有了回信,然而信的内容却让我大失所望,如坠雾里。信中讲夏阳已不在那里做工了,具体去了哪里,他们现在也不清楚。很显然,夏阳的父母未说真情,可究竟为什么呢?难道夏阳有什么不测?我控制不住自己胡思乱想,,接连给他的父母去了几封信,央求他们告诉我事情,然而他们再也不回只字片言。

好几次差点登上千里寻友的征程,但每次都会被心中一种莫名的东西给牵扯回来。如此又过了一年,仍然没有夏阳的一丝讯息,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我开始拼命回忆我们曾相处的每一天,可任凭想过千遍万遍,始终也没能想出一条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真傻,在这样一个人心浮躁,物欲横流的年代里,会有什么是长久的呢?我开始怀疑,而心中却又天天重复着一句话:夏阳,我相信纯洁还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你会证明给我看的。

一个晴朗的早晨,夏阳如从天降。

他背着简单的行李,头发短短的,目光中似乎缺少了昔日的那种神采,整个人看上去也清瘦了许多。我不免心中一颤,但久别重逢的喜悦与激动不容多想,那一刻,我俩愣在那里,面面相对,泪水在眼中翻滚。许久,夏阳哽咽着喊了声“哥”,我则上去狠狠地给了他几拳。

无论如何也不会料到,这将近两年的日日夜夜,夏阳竟是在狱中度过的,如同在耳边引爆了一颗重磅炸弹。看我目瞪口呆的样子,他却笑了,说我怎么不问问他入狱的原因呢。本来这是一个顺理成章的问题,可当我看到他眼中的那份坦然,忽然就觉得一切都已不重要,无论什么原因,都只是在揭他的伤疤。望着有些疲惫,甚至憔悴的夏阳,也不忍再责问他为什么瞒着我之类的问题,也无须多问,以往的种种的疑惑都有了答案。我冲他一笑说,你要想说,不用我问,是吧?夏阳笑而不答。我又讲,什么原因都无所谓,我只是对我们的友情几乎失去了信心 。他说就为这,才家也没回就奔我这儿来了,蓦地他又直视着我的眼睛,极其认真地说,哥,你真的不在乎?一时间我脑中竟是一片空白,不等我回答,他又问,哥,我是不是变了?

此刻,我才看出了夏阳眼中的茫然。是啊,不管出于何种原因,大凡蹲过监狱的,在常人眼中几乎都是异类,我知道此时的他最需要什么,最想听到什么。我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对他说,夏阳,总之你是触犯了法律,但哥相信你是无意的,或者是个意外,夏阳不语,可我却察觉到了他嘴角的一丝笑意,我继续讲,什么变不变的,你只不过变得成熟了,你还是那个有阳光般笑容的夏阳,还是那台永不停歇的“快乐机器”,更重要的是,你我还是和从前一样的好兄弟。

夏阳仅住了一个晚上,便要急着回家,我理解他的心情,没有挽留他,但却很是为他担心,凭他的性格,又从未经受过什么挫折,对于这样的遭遇,他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深受影响,因此我决定陪他一起走。谁知他执意不肯,并一再的向我保证,我妥协了。

然而没多久我收到了他的一封信,他说每个人似乎都在对他指指点点,女友也与他分手了,他厌恶了身边的一切。他想去一个遥远而又陌生的地方,那样也许会获得重生。他永远也不想再见到他所认识的每一个人,包括我,但他会永远记着我这个千里之外的朋友,这段美好纯真的友情,末了,他还叮嘱我不要为他担心,也不要去找他,或者打电话,因为当我看到这封信的时后,他早已去往了他乡。

看来那天对他讲的话收效甚微,我追悔不已,恨自己那天不够坚决,可一切都为时已晚。泪水模糊了视线,溅湿了信笺。但愿他不会做出傻事,我所能做的只是在心中默默地为他祈祷,为他祝福。

一晃,我已为人夫 ,为人父,然而对于夏阳,对于这段友情一直无法释怀。尽管已多年没有他的音讯,他似乎在履行着他信中的诺言,但在我内心深处,却始终固守着一个信念:我的快乐机器,总有一天,你会给我一个惊喜。

热熔胶涂布
教育类玩具图片
尚东美域户型图-自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