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旅行奇缘一

2018-11-05 09:15:59

旅行奇缘(一)

这些天,丁心凝的心里一直很烦闷,父母在耳边一直唠叨着没完没了,巴不得她早一点嫁出去才好,这样他们才能省心,心凝觉得自己现在就好象父母眼中的定时炸弹,留在家里一天,父母就多担心一天。其实心凝父母的担心也是在情理之中,毕竟从今年开始,丁心凝就25岁了,和她同龄的伙伴们就算没有孩子的起码婚也结过了,只剩下“可爱”(可怜没人爱)的心凝,仍然待字闺中,不知道的人总认为是她要求太高,其实她心里清楚,不怪自己太过挑剔,因为如今的男孩子也尽是“王子病”,总想找个完美的女朋友,可他那知道天下的女孩子岂能每个都是公主呢?越想就越郁闷,于是丁心凝决定休假,去想去的地方好好的玩几天,人生该是多么的短暂那,趁着还没结婚一定要出去旅行啊,不然等结婚了,好多麻烦的事情接踵而至,那还有时间去享受呢,她早就想好了旅行路线,就等着出发了。

给爸妈留下了纸条,丁心凝便一人出发了,要知道她这次可是25年来次出去旅行呢,所以有点小小的紧张,不过她要彻底改变有始以来的乖乖女形象,并且她对这次旅行有很大的信心,毕竟为了这次出游她准备了好长时间呢,而且也带了许多好吃的零食。按照规定的时间,她和旅行社的队友们一起乘上了客车,心凝真是开心极了,就连导游小姐都这么漂亮,她想这次的旅行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

“各位海天旅行社的游客请跟我来,千万不要走散了,我们现在已经到了琼山,这是一座美丽而且面积很大的山脉,请大家在游玩的时候一定要跟上队伍,千万不能擅自行动,以免走散,好了,大家可以跟我一起上山了。”导游小姐认真的叮嘱着海天旅行社的各位队友。心凝总是走在前面,紧跟在导游小姐的身后,她还是很注意安全的,毕竟她没有其他认识的伙伴,心里还是有一丝小小的害怕,不过看到导游小姐这么贴心,她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尽情的玩吧。山里的空气就是很清新,纯纯的,还夹杂着泥土的清香,心凝贪婪的呼吸着山里的气息,整个身心也觉得放松了许多,这里真的太美妙了,山是那么清,水是那么秀,心凝完全陶醉在其中,“喂,丁心凝——你落队了,快跟上我们。”忽听见导游小姐的召唤,她这才发现对友们已经走出去好远了,“啊?等等我,别丢下我——”她一边追赶一边说。

好不容易爬到了山顶,大家都累的很,导游小姐让大家原地休息,可心凝仍然捧着相机左拍拍右拍拍,疏不知脚下被石子绊住,一个趔趄,人没摔倒,可相机却滚下了身旁的石阶,“啊!我的数码相机——”心凝连忙起身沿着台阶追去,可怜的数码相机直到滚下了一层台阶才停住,心凝追过去,双手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左看右看,还好只是滑伤了表层的漆,她站起来随即取景拍了张照片,果然还能用,她高兴极了,并且意外的发现这里的景色比刚才上山走过的地方都要美的多,她想也没想就一直朝下面的羊肠小道走去,因为她觉得可能下面的景色会更加美妙,事实果然没令她失望,心凝完全陶醉在其中了,她不停的“喀嚓、喀嚓”按着相机的快门,突然一个很大的口袋从她的头上套了下来,相机也再次摔掉,来不及反映,她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被陌生人抬起来走,她挣扎着,叫喊着,可是仍然无济于事,没过一会便昏了过去。

等丁心凝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被紧紧的绑在一张椅子上,望了望四周,是一个很破旧的房间,只有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和一张窄小的床,心凝害怕极了,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这是什么地方?是谁把自己绑架到这里来的?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一系列的问题在她的脑海里打转,这时门开了,进来一个60岁左右的的女人和一个年轻的男人,他们的穿着都很破旧,而且那个男人虽然很年轻,但看上去浑身脏稀稀的,头发也很蓬乱,心凝看着就有些作呕,那个老婆婆开始说话了:“姑娘,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只要你肯听我们的,保证把你松开绳子。”

“你们是谁?快放了我,为什么要抓我来这里?我不认识你们。”心凝带着哭声可怜的哀求着他们。

“姑娘,放了你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们一件事。”老婆婆说。

“什么,什么事?”心凝莫名其妙的问。

“呵呵,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只要,只要你肯嫁给我的儿子就行。”老婆婆笑着把身旁的年轻男人推到心凝面前。

“什么?嫁……嫁给他?不,决不,你们快放了我,快放了我……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会感谢你们的……”丁心凝已经泣不成声。

“哼,你可别不识好歹,好话我已经说尽,这事可由不得你,不嫁也得嫁,明天就让你们拜堂成亲。”老婆婆恶狠狠的说,“儿子,你看好了,可别让你的新娘子跑了。”

“恩……娘,您……放心,我今天晚上就守着她,嘿嘿,看她怎么跑。”那个浑身很脏的男人傻呼呼的说。

老太婆出去了,只剩下那个有点痴呆的男人站在丁心凝的旁边,色眯眯的看着她,丁心凝恐惧极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想哭,但却哭不出来,大概是因为太过紧张,另她连哭泣的时间都没有。男人走近心凝的身边:“嘿嘿,你真好看,嘿嘿,俺看你就依了俺吧,反正,反正你想逃也逃不出去,就跟俺好好过日子吧,嘿嘿。”

丁心凝那有心思听这样一个“怪物”讲话,她实在是不愿意多看他一眼,要让自己嫁给他?那她宁愿去死,“你离我远点,我,我是不会嫁给你的,你们快点放我回去,你们这是犯法的。”

“犯法?犯啥法?俺们才不怕你们城里人那一套,俺们这里是啥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在山里一呆就是一辈子,不是俺说,这不是俺们村儿里的人,根本不会找到这来,也只有俺村的人才知道出山的路,俺就是放了你,你也跑不出去这座山,嘿嘿。”男人带着自信的口吻说。

“我就是死在山里也不会嫁给你,你放了我吧,让我走,我宁愿迷路,宁愿走不出去,只求你放了我。”心凝仍然幻想着他会改变想法。

“嘿嘿,俺想放了你,可俺娘也不会答应啊,你就乖乖的做俺老婆吧,俺不会打你的。”

心凝早已没有了力气与她再费唇舌,她已经好长时间没喝水没吃东西了,又累又饿,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心里很清楚,只能靠自己来想办法离开,可是眼前这一切,又有什么主意呢?她看了一眼那男人,说傻也不傻的,怎么看都好象缺几个心眼,“喂,你,你叫什么名字?”心凝强忍着愤怒的心情假装顺从的和他讲话。

“嘿嘿,你终于肯说话了,俺叫王大民,嘿嘿,你叫啥?”

“我……我叫……你看明天俺们就结婚了,现在你还这样绑着我,怪难受的,不如你帮我解开吧,反正你娘现在又没在这,行吗?”心凝试探着问他。

“这个?嘿嘿,那……那好吧,你可不许跑。”王大民说完就解开了心凝身上的绳子。“

松开了束缚,心凝才感到胳膊刚才压迫时留下的酸痛,她看了看手腕,有好几道绳索勒的红印子,“王大民,我,我饿了,你去给我拿点吃的吧。”

王大民听到心凝主动和他讲话,还向他要东西吃,他开心极了,“诶,你等着,俺这就拿去,嘿嘿。”他刚转身走到门口,忽然又停了下来,然后回头看了看心凝:“俺一出去,你要是跑了咋弄?”

“哎呀,我现在又累又饿,而且天都这么黑了,我也不认识路,往那跑啊?”丁心凝故意说。

王大民想了想觉得她说的也对,于是就出去了。他前脚刚走,心凝就立刻紧张起来,她四处张望着,确定院子里没人,就一个箭步冲了出去,飞快的奔跑起来,穿过院子,又下了一个坡,然后就听见身后有很多人在喊着:“站住,站住,看你往那跑?”

终丁心凝还是被他们抓了回去,又重新将她绑在了那张椅子上,王大民像一头猛兽一样盯着她看,两只眼睛冒着怒火:“你……居然敢骗俺,你说,你还跑不跑了?”这时老婆婆也进屋来,“儿子,你可得好好教训教训她,要不然她还有下次。”

“娘,那俺咋教训她啊?”王大民小心的说。

“你这傻儿子,还用的着娘教你?她要是敢再逃跑,你就吓唬她,不行就抽她,看她还敢不敢?”老太婆恶毒的说。

“你们这些强盗,快放开我,快放开……”丁心凝挣扎着,可是现在没有一个人来帮他,谁也听不到她的求救。

第二天早晨,从外面就听见敲锣打鼓的声音,热闹的很,王大民他娘和几个左邻右舍的老妇人把丁心凝的衣服全部扯了下来,强行给她换上了新婚的衣服,还在她脸上乱图一气,本来很漂亮的心凝,让他们打扮成了乡下丫头,难看的要死,心凝简直要崩溃了,她流着泪水,时不时的挣扎着,哀求着,希望他们能放过自己,但是结婚仪式还是举行了,每一个步骤,心凝都是被他们强迫完成的,,他们把她扔在了新房里,为了防止她逃走,还特意在她身上捆了绳子,锁上门,便出去安心的吃喜酒了。

心凝试图挣脱绳子,但是都无济于事,她双手双脚都被绳子捆着,根本动弹不得,她斜着头看了看桌子,发现上面有一把剪刀,但是她现在连行动都很困难,更别说去拿桌上的剪刀了,怎么办呢?她在床上翻滚着,一个不小心,从床上跌了下来,滚到了地上,她趴在地面上,然后双腿蜷曲起来,好不容易,终于站了起来,就蹦跳着来到桌前,用捆着的双手艰难的拿起剪刀,尝试了许多次,才将绳子剪开,她高兴极了,连忙又把脚上的绳子也解开来,她要逃跑,一分一秒也不愿在这呆着,心凝从门缝里看了看,发现人们都在酒席上酣畅淋漓,从门外出去是不行的了,心凝从屋里锁上门,转身便看到对面的墙上有扇纸糊的窗户,心凝轻而易举的就砸破了,她跳出窗外,蹑手蹑脚的走出后院,已经是深夜,黑漆漆的看不到任何东西,她摸索着向前跑着,大约跑了半个小时,她累极了,便停下来休息,她不敢再往前走了,因为前面就是一大片树林,她不认识路,肯定会迷路的,这时她发现不远处有户人家,便走了过去。“大娘,我迷路了,求您让我在这借宿一宿吧,明天一早我就走。”心凝哀求着对主人说。

“姑娘,我看你也不像是坏人,那好吧,答应你就是了。”大娘很爽快,并给她铺好床,还端了饭菜给她吃,丁心凝真的很感激,第二天凌晨5点,心凝就起来了,她看到大娘屋里没动静,就没来的及告别,她匆忙的走入了那片茂密的树林,可是在里面呆了好几个小时,转来转去,就是走不出去,太阳已经从东方升起来,照耀这整个树林,丁心凝有了个主意,琼山在自己家乡的南方,所以她现在要往北方走,按照太阳的方位,她选出自己要走的方向,快步逃跑着,果然,她成功了,终于走了出来,并看到了一片空旷的草地,和不远处的一条小溪。看到湛蓝的天空,翠绿的草地,还有锦缎似的小溪,心凝忘记了先前发生的一切不快,她来到溪水边,用双手往脸上拍水,清爽极了,她抬起头,远处仍然是一座座上峰,接下来要怎么走出去呢?她立刻难过起来,这时她的视线里出现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男人,待他走近,心凝惊喜的发现是一个高高的帅帅的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生,脖子里还挂着一个数码相机,是王子吗?难道是来救她的白马王子?心凝以为自己眼睛花了。“喂,请问,这里离琼村还有多远?”男生问心凝。可是丁心凝仍然没有缓过神来,她不相信这是真的,也不相信这个鬼地方还会有人找来。“喂——,大婶,我在问你话呢,大婶——。”男生焦急的说。

“哦,”心凝这才清醒过来,她走近男生:“你要去琼村?不,不要去,千万不要去那里,那里的人都是强盗,是野蛮人,你带我走吧,我要回到秦川市去。我一定要回去,呜——呜——”她说完就一直哭泣着。

心凝看到的这个很高很帅的男生叫宗伟杰,也是来琼山旅行的,又听说琼村有很多古迹,便想去那里拍些照片,没想到这个村落这么难找,见到心凝,他以为是碰到了当地的老乡,就向她问路,伟杰打量着装束有点奇怪心凝:身上穿着新婚的衣服,而且已经是又脏又破,脸上也跟花猫似的,头发乱糟糟的,不知道是不是智商有问题,他真后悔和她搭话,“不好意思,既然大婶不知道琼村就算了,我自己去找,再见。”宗伟杰欲离开。丁心凝却拽着他胳膊不放:“我求求你了,你带我出去好吗?不要去找琼村了,那里真的是地狱,你会后悔的,我们赶快离开这,快点。”

“大婶,要离开你自己离开,我很忙,所以再见了。”伟杰挣脱心凝的纠缠。

丁心凝却死死的抱着宗伟杰的一条腿,不肯松手:“求你不要丢下我,我是被绑架到这来的,你要相信我啊。”还没等宗伟杰回话,就听见不远处有很多人的叫喊声,他俩不约而同的扭头去看,原来是王大民他们一帮人追到这来了,“臭丫头,看你往那跑?”王大民气势凶凶的说,他们渐渐走近丁心凝,将她强行拽离宗伟杰,心凝一边挣扎一边向伟杰求救:“我不要跟他们回去,你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吧,呜——”伟杰也弄的一头雾水,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多管闲事,王大民身边的一个人说:“小伙子,真是对不住,俺这个嫂子脑子有问题,呵呵,别见怪呵,俺们这就带她回去,嘿嘿。”他们好几个人抬着丁心凝转身就走,“你们这帮强盗,禽兽,快放了我,快放开,我要回家,我要回秦川去,我要回……”宗伟杰看着他们渐渐走远,忽然大叫一声:“等等。”王大民他们也吓了一跳,但是仍继续向前走着,伟杰追了上去,“放了这个女孩儿。”他从容的说。

“小子,这是俺哥家里的事,你干啥干啥去。”王大民的弟弟说。

“呵呵,是吗?可我看,这个女孩不像是你嫂子啊。宗伟杰平静的说。

“像不像她都是我老婆,兄弟们,别管他,咱们走。”王大民抢着说,然后继续往前走,宗伟杰三步跨做两步,冲上前去,对着他们其中一个抬着丁心凝的人上去就是一拳,那人一个趔趄,不得不松开了手,丁心凝摔在地上,王大民见状,走到伟杰跟前,跟他单挑,可他不是伟杰的对手,又一记左勾拳,将王大民打趴在地,其他人也纷纷向伟杰冲了过来,可是伟杰的拳头真的不是盖的,他三下五除二,将他们一一击毙,全都躺在了地上,他拉起地上的心凝,有些气喘的对王大民他们说:“你们这些法盲,绑架妇女这是犯法的,如果向法院告你们,是要坐牢的。”他说完又对心凝说:“你没事吧,我们走。”

“谢谢你,真的很感谢你救了我。”心凝感激的说。

“呵呵,碰上我,算你走运吧。”宗伟杰为自己的英雄事迹感到沾沾自喜。没想到话音刚落,他就“啊”的一声倒了下去。心凝转身看去,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他们身后竟站着一个人,他手里还拿着刚才偷袭宗伟杰的砖块。

王大民他们把伟杰和心凝又带回了琼村,将他们2人暂时锁在一间茅草屋里。宗伟杰还没有醒过来,头上的伤口流了好多血,心凝将自己贴身穿的纯棉T恤撕下一块布条,将宗伟杰头上的伤口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她一遍遍的喊他,晃动他的身体,可宗伟杰始终没有醒来,心凝感到十分的内疚,他本来是和这件事无关的,都是自己连累了他,却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她深深自责着,在家呆的好好的,没事为什么要来休假呢,害了自己不说,还连累了他人。她越想就越难过,眼泪也止不住流出来。这时宗伟杰轻声“啊”的一声,他终于醒了过来,感到后脑一阵疼痛,他用手去触摸自己的伤口。心凝破涕为笑,“太好了,你终于醒了,我以为,以为你……”

“以为什么?以为我死了?”伟杰开玩笑的说,“呵呵,我命大的很,那儿那么容易死啊,不过……不过伤口真的很痛。”

“你没事就好,吓死我了,真是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心凝自责的说。

“唉,那能怪你?都怪我自己多管闲事,惹祸上身啦。”宗伟杰唉声叹气。听他这么一说,心凝更加不是滋味,她低着头,又哭泣起来,伟杰立刻安慰她说:“呵呵,我刚和你开玩笑呢,救人可是我的职责。”心凝立刻抬起头疑问:“恩?为什么?”

“那当然了,因为我是警察。”宗伟杰自豪的说。

“啊?真的假的?”心凝又破涕为笑,“你,你是警察?”她心里总算有了一丝安慰。

“恩,当然,秦川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宗伟杰,就是我了。”他自我介绍。

“你也是秦川市的?我们是老乡呢,警察叔叔——。”心凝叫出叔叔这个词,才发现自己错了,都怪自己小时候总是看见警察就叫叔叔,已经习惯难改了。

“什么?警察叔叔,喂,我有那么老吗?今年刚过26岁生日。”宗伟杰忿忿的说。

“呵呵,对不起,警察同志。”心凝连忙改口。

“其实叫警察哥哥我也不介意。”宗伟杰开玩笑说,发现心凝很不自然,又连忙说,“哦,对了,这是什么地方?”心凝忽然露出了笑容:“你想来的地方。”她神秘的说。

“切,我那辈子会想来这种地方。”伟杰嗤之以鼻。

“哼,不是吗?是谁刚才一直问琼村在什么地方来着。”心凝可爱的说。

“啊?原来这就是琼村,看来还真没白帮你忙。”心凝随即又拉下了脸,“你干吗一直想要来琼村啊?这里有什么宝贝吗?”她不解的问。

“这你就不知道了,我本来是想来这儿拍照的,早就听说这里有很多古迹,所以我就趁着休假的时间想来这里看看了,没想到是被人绑架来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得门外有人讲话,随即门被打开了,是王大民和他的一伙帮凶,他们手里都拿着木棍,“怎么?想杀人灭口吗?”宗伟杰不惧的说。

“杀了你?哼,俺就是真杀了你,也不会有外人知道,”王大民说着又走近心凝:“丫头,你要是还继续做俺媳妇,俺就放了你,和俺好好过日子,如果你不同意,那,那就只能和他一起死了。”

“你杀了我吧,我是不会同意的。”丁心凝坚决的说。王大民见这招不管用,又心生一计:“嘿嘿,你要是做俺媳妇,俺就放了这小子,你要是不同意,俺现在就杀了他。”

“你们……你们放了他,我根本就不认识他,这事和他没关系。”心凝对王大民说。

“就算以前没关系,现在也有关系了不是,你现在就选择吧,是做俺媳妇,还是让他死?”王大民真是歹毒,心凝想就凭他的白痴脑袋,肯定想不出这种鬼主意,八成是他那恶毒的老娘想出来的,真是卑鄙。宗伟杰忍着头上的伤痛,从地上站起来,欲和他们大打出手,心凝及时拦住了他,“好吧,我答应你,不过你马上放了他,现在就放。”

“嘿嘿,好,既然你同意了,俺肯定会放了他,不过不是现在,你现在还没成俺媳妇呢,万一放了他,你又反悔,那咋办?”王大民狡猾的说。

“你?那你想怎样?什么时候放人?”心凝焦急的说。[1][2]

相框厂家
铅板
樱桃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