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相见不如怀恋

2018-09-15 09:40:45

有一句老话说得很好: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没有不走的客人,无论主人如何的挽留与不舍,也无论客人如何的感动与依依。人与人之间如此,情与情之间也是如此而已。人一旦相离,就难以再次相聚相遇,即使天可怜见,真的能够在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也是悲喜交加,感叹世事多变和人生难以预知预测结局的莫测梦幻与无奈,那初想见时美好又美丽的年少时光,那初相恋时的动人心魄与让人激情燃烧的岁月,也是一去不能再复返了,无论你是怎么样的怀念与不舍;更让人无限感慨叹息又唏唏不已的是相见不如不见,甚至于有的也不如路人。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真是千古一脉相承,千古一理。花谢了会再开,只要来年春又来,只要春风又绿山川与江河岸,就会花开满枝头,依然会花团锦簇,花开花飞;可是人呢?相似的是花,不同的是人呵。人一旦相离相别,相爱之人已是另有怀抱,相携之手已是另有他人之手相执。就算再次相遇,除了相对无语与泪千行,除了又添一层相思和新愁,那前缘也是难续,那前情更是无处可寻;“当年年少轻离别,山长水远知何处。”一别已是千里之外,连音讯也是依稀可闻,有的甚至于杳无音讯。就算再次想见,也只是惊喜莫名其妙的命运安排,感叹山不转水转的人生境遇,即使时间未能将爱的颜色腿色将爱恨情仇淡薄淡忘,可事过境迁,物是人非,人的境况已改变人的境遇已不同,又如何能相约与兑现“执子之手,与之偕老”如梦如幻的相约。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其实不是今生不想再见一次,不是不想再把那午夜多少梦回往昔,泪流满面又回肠荡气那人那芳名那份情看在眼里,放在心尖,能够真切又温情脉脉地拥抱于怀。是怕已是伤痕累累的你我再以承受不起那么样的凄怆与忧愁,那么些凄婉悲苦又让人伤时悼往的离怀别思。人生其实也是和花儿一样,有美丽的开放,也有迷离的凋谢,花开花落是自然规律,缘起缘落是情爱纠结,都是无可奈何又无力改变的事儿。就算是“把酒问青天”,也是“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既然这样的事自古以来就是如此的难以避免难分难解,难以尽如人意,因而命定的离别与刻骨铭心的相爱就一次次不断地上演,那情感的缠绵悱恻,那风姿的绰约多姿与妩媚美丽,那时光的年少轻狂与青约的天真烂漫,也是深入骨子里融入血液里,怎么能说忘怀就忘怀得了,又如何想忘情就轻易把那热爱深情忘情呵。

花有离树之情,因而就是辗作成尘也是香如故,就算凋谢也要“化作春泥更护花”;人有离别之惜,因而就有离愁别恨,就不能回避也无法回避爱恨情仇。花辞故枝,就如情爱离去,最容易让人睹物思人,触景伤怀。绵绵不绝的怀念与悠悠不尽的情意,总让人不能忘怀别时泪水,别时情节与那“不带走一丝云彩”的轻轻挥别。

“无缘的人呵,不是来得早,就是太迟。”有缘的人,总是在对的时候,在对的地方相识相遇,从此不离不弃。只是这样的故事可遇而不可求,太多的爱与太多的人不是情短缘长,就是缘长情短。有太多的分分合合,有太多的离愁别恨,爱不能也恨不得,让人徒增无限感叹与怅惘。白居易的《井底引银瓶》诗中有云:“妾弄青梅凭短墙,君骑白马傍垂柳。墙头马上遥相望,以见知君即断肠。”爱过了,错过了,就算是“芳心向春尽,所得是沾衣。”就算如何感伤与失望,也要轻轻宕开,将一往深情与依依相思托付于明月清风,将侧侧动人心弦的真挚情感和美好如初的祝福寓于怀念之中。

人生如果只有初相遇的年少浪漫与真情美好,那该是多么的美好哟。可人生是不可知也不可预测结局的,人生起起伏伏,有成功也有失败,有欢笑也有泪水;而爱情更是如此,一旦缘尽人也就散了。连千古传唱的梁山伯与祝英台那样生死不渝的伟大的爱情,最后也只能是化成了两只蝴蝶后才能在一起翩翩起舞;就连法力无边的白娘子也不例外,最终还不是一个被禁雷峰塔下,一个出家当了和尚。平凡的我们面对离合悲欢又如何苛求人不离,爱不分呢?爱如期而至就好好珍惜,如果说不得不分离不得不放手,也要彼此之间理解宽容些,就算不能微笑着告别,也不要恶语相加。把真心、情爱与恋恋不舍化成句美好祝福轻轻带着上路,就算从此一别天涯海角,也要让深情美好的祝福把我们长长的一生温暖如春。沉香来世今生。

“相见不如怀念。”不是不期盼着今生有一天能与你相遇,能再次把你拥有,而是怕岁月憔悴了红颜,怕相见不敢相认。与其如此,不如就让怀念伴着我们渐渐老去,只珍存那初相遇时年少青约和美好时光,那一往的深情缠绵和动人的妩媚婉约。迷丽并沉香我们的来世今生。

电位器规格
各种包装胶袋图片
盛邦珑湖楼盘视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