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我们每个人都是共犯(1)

2018-12-19 10:44:20
我们每个人都是共犯(1) 英国《金融时报》发表评论文章《我们每个人都是共犯》,本网进行转载。

将资本主义危机归咎于全球金融和高得离谱的高管薪酬实在太简单了。

从更深的层面上讲,此次危机标志着消费者和投资者对劳动者和公民的胜利。

既然我们大部分人都兼属这四种角色,那么真正的危机集中在:作为消费者和投资者时,我们越来越容易达成划算的买卖,而作为劳动者和公民时,我们让自己的声音获得重视的能力则愈来愈弱。

现代科技让我们能够实时购物,以的价格获得品质和回报。

现在,我们可以通过网络即时获得相关信息,然后货比三家,并瞬间就完成付款。

消费者和投资者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强大过。

然而,这些划算买卖的代价是我们的就业和薪酬,以及日趋扩大的社会不平等。

我们想要的商品或追求的回报,往往可以在其它地区、由薪酬和待遇较低的公司更有效地生产或实现。

这些商品和回报的代价就是“主街”,即我们的社区中心。

这些划算的买卖还可能对环境造成破坏性的影响。

科技让我们能够经济有效地从穷国购买低价物品。

穷国几乎没有什么环保标准,有时工厂直接向水源中排放有毒化学物质,或向空气释放污染物。

我们购买的汽车会向大气中排放二氧化碳,而我们花钱乘坐的喷气式飞机对环境的污染更为严重。

还有一些划算的交易违背了社会风化。

我们之所以能购得低价商品或取得高回报,或许是因为生产商通过在南亚或非洲雇佣童工、或者迫使人们在极端卑劣的工作环境下工作而削减了成本。

这些童工一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2个小时。

作为劳动者或公民时,我们大多数人并不是有意选择这些结果的,但我们对此应负有责任。

即便我们完全认识到了这些后果,但我们仍会选择交易,因为我们知道其他消费者和投资者也会这么做。

单个个体为了“社会责任感”而放弃划算的交易几近毫无意义,也不会产生甚么效果。

一些企业以自己的商品和服务都是以一种负责任的方式生产的为荣,但我们大多数人还是不愿为负责任的产品额外付费。

就连消费者的抵制和具有社会责任感的投资基金也无法抗拒低价的诱惑。

[1][2]下一页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